文章

護士這樣對待身患癌症的父親

20-01-2017

父親有多年的胃潰瘍病史,三月份胃鏡隨診發現疑似間質瘤,家人商議後決定微創切除。而術前常規胸片中發現肺部陰影,經ct進一步檢查,胸外科建議切除活檢。父親有多年的吸煙史,看着ct片上的結節體積雖然不算大,形態也不猙獰,但雙肺散在多發小結節,我一下子就有點兒慌了!一周內父親兩次被送上手術台,術中冰凍病理回報右肺上葉肺腺癌。術中切除右肺上葉,清掃四組淋巴結。

 

 

手術後,我將ct片、病理切片、白片送往天津腫瘤醫院會診,結果相同,並且分期為Ⅰa期。我非常的慶幸,在父親沒有任何症狀,也不系統體檢的情況下,能夠及時發現,儘早切除。

對於此分期,大夫不建議必須化療。但是為求心安,我們還是決定化療。奈何父親消化系統反應較大,厭食、嘔吐、腹瀉接踵而來,持續將近十天。面對臉色蒼白、眉頭緊蹙的父親,我提出結束化療,定期隨診。我認為身體才是健康的根本,身體垮了,再對症的藥物也終將枉然;身體自有各個保護屏障,屏障的作用失代償了,才需要藥物的干預。而化療藥物的破壞性,並不是只針對疾病本身,還有身體的其他系統,它也在瓦解身體的自有屏障。

 

對於這個建議,家裏當然有人是持反對意見的,認為化療才能將癌細胞徹底清除乾淨,一勞永逸。然而,一來,父親癌症分期本就可不化療;二來,化療過程中父親比較痛苦,而且這個痛苦會頻繁重複,並有加重的可能;三來,化療藥物對身體是有破壞性的;四來,即使按療程堅持化療,也不一定能阻止復發。在一家人反覆的討論下,最終決定中止化療。

 

 

在診斷明確後,家裏人就在商量如何對父親說診斷結果。因為人們都認為癌症必死無疑,談癌色變,怕父親難以接受自己患「絕症」的打擊,家人一致決定隱瞞病情。我卻不以為然。父親很精明,日後化療時的各種跡象還有病友之間的討論定會讓他起疑。更不用說,我們鄰居和親戚中都有癌症病人,化療的療程還有反應他都知道些。他術後安心休養一個月後回來化療,雖然醫生和家人都跟他說是藥物調理一下,但是我明顯感覺到他起疑了。他經常看似漫不經心地跟我討論癌症病友們,還說藥物跟他是相同的。看他憂心忡忡的臉,我敢肯定,我們的欺騙政策絕對被KO了。父親的病本身發現及時,預後可以。而隱瞞他只能讓他更加猜疑、擔憂、焦慮,說不定他真得以為自己到了重病不治的地步,消極對待治療和生活。如此,還不如告訴他實情,給他吃一顆定心丸。我緩和地慢慢將他的病情透漏給他,並且強調了天津腫瘤醫院的會診意見。開始,他有一些落寞的神態,但是接下來的日子又有說有笑,傍晚都出門溜達,直到化療反應把他放倒。

 

一療程化療結束後他回老家了,聽家人說他的飲食和作息都很好,與多年為伍的煙絕交了,也不再擠到煙霧繚繞的牌桌上,每天早上都去小河邊晨跑,面色紅潤,也胖了。相比用化療來保障的身體,我更願意看到父親如今積極負責地對待自己的態度。

兩個月後,父親去帶幾個月大的小外甥了。早晚推孩子在小區里繞彎,曬曬太陽,上午看看書,下午帶孩子午睡,生活很規律。每次視頻他都在樂呵呵地逗小外甥,姐姐發的照片里他也笑得合不攏嘴,臉色很好。

親戚們聽說他去帶孩子,說一個大手術後的癌症病人帶不得孩子,太累了。病過、接受過手術的人就該永遠被貼着「病人」的標籤來將養着麼?就該天天躺床上或者背着手在街上閒逛嗎?就該被家人眾星捧月地小心伺候嗎?這會讓他因走不出病人角色而焦慮、無助。我想讓他恢復原來的狀態才更有利他的身心健康。當然,重體力勞動是杜絕他再做的,術後還是有一些併發症的,比如憋氣。他只要做能讓自己笑出來的事情就好,家人沒有必要因為他曾經做過手術而過度地關注他,干涉他。在不損害身體的前提下,他高興就行。


 

 

常聽說某某病後得到了怎樣的照顧,孩子們多麼孝順,多麼捨得花錢。也許,在有些人眼裏,我們兄妹三人配不上「孝順」兩個字,沒有在父親的病上花足夠多的錢,還讓大病初癒的父親幫忙帶孩子。在醫院工作,見識到太多為「孝順」所困的人,讓老人承受更多的無益的痛苦,我沒有看到他們的「孝順」,反而是自私。

家有病人,我們常常會打着對病人好的招牌無視病人的知情權和自由選擇權。我們認為好的就是是病人想要的嗎?知情權和自由選擇權是對病人的基本尊重,他們才是選擇生命和生活的主體,而我們往往越俎代庖。



原文網址:https://kknews.cc/zh-hk/health/42k4rx.html
 

 

 

Facebook 留言


疑難排解


會員註冊